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——论社会调查的意义

《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》案例分析报告,与一点意见。

Vonng

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——论社会调查的意义

​ “没有调查,没有发言权”这句话最早由毛泽东于1930年5月的《反对本本主义》中提出。在毛泽东的一生中,绝大多数时间都践行了这一原则。他的调查研究活动贯穿于整个中国革命过程之中,其次数之多,范围之广,影响之大,在马克思主义史上都是极为罕见的。

​ 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的标准,马列主义将实践论作为自己核心理论的一部分。而毛泽东思想的精髓与灵魂亦是“实事求是”。而要做到“实事求是”,就必然要对自己所研究的事物有充分的了解。那么为了了解事物,除了通过文献资料了解前人的经验,另一条更为重要的渠道就是——社会调查。

​ 物质,能量,信息,是客观世界的三大基元。第二次工业革命后,当人类进入电气时代,对于信息的传递手段有了革命性的进展。信息资源在人类的生产生活中的重要程度也极大地强化了,谁掌握了信息,谁就掌握了主动权。无论是革命斗争还是经济建设,这都是一条铁律。信息的获取,是一项极为重要的工作。在那个年代的中国,在那样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环境中,革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工作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任何一个决策都应当极为谨慎地做出。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。然正所谓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。任何决策,都离不开信息的支持。那么,支持中国革命事业的重要信息,从哪里来?

​ 在这里,我们应当清醒地意识到,马列主义并不是中国革命所需要的信息,它是一套理论工具,用这套工具,可以生产出我们需要的决策依据。列宁根据俄国的国情,提出了社会主义能够在一国率先实现的论断。从而指导了俄国革命前进的道路。这便是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工具,对于俄国的国情加以分析提炼,得出了决策所需的信息。俄国十月革命,阿芙乐尔舰一声炮响,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。如此强大的理论工具,鲜活的成功样例,自然是十分吸引人。然而,在从俄国引进马列主义的时候,一些老一辈革命家翻过一些错误:教条主义、本本主义。这便是没有认识到决策信源与信息加工工具之间的区别。*马克思的整个世界观不是教义,二十方法,它提供的不是教条,而是进一步研究的出发点和供给这种研究使用的方法*。中国革命,有自己的道路要走。完全照搬别国的革命经验是无济于事的。用马列主义对中国的国情加以加工处理,才能得到中国革命所需的信息支持。

​ 那么,这里,最重要的问题便出现了:如何获取这些原始信息?我们有两种方法,参考文献资料,或者亲自参与社会调查。

​ 社会调查,是获得信息的第一手渠道。深入基层,深入人民群众之中,才能真正地了解革命的环境,形势,人民对革命的态度,人民之间的内部矛盾。这些都是关乎革命生死存亡的极为重要的第一手资料。对这些问题如果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,那么所谓的革命就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以至夭折。

​ 毛泽东,身为中国革命的第一代领导核心,对主要矛盾把握地很准。身体力行地参加社会调查,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。搞社会调查,获取决策使用的第一手信息。从而为革命发展的道路提供了强而有力的信息保障与决策支持。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,对中国革命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这种精神,我是由衷感到敬佩的。

​ 那么结合现实,我也想谈一谈社会调查的意义

​ 说到底,这个材料从头到尾就讲了一个事:毛主席真的做了很多社会调查。

​ 本文也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一句话:社会调查可以获取用于为革命做决策的第一手信息。

​ 社会调查为什么重要,我真的很想把我所知的《信息管理学》《公共政策学》《政治学》《经济学》《信息论》《军事运筹学》里面的相关定义和理论都放这里给堆出来,绝对够体系化,绝对够严谨,字数绝对轻松凑够。但一句话能说清的东西写这么多,谁要看?

​ 我想质问一下,一个如此简单的论点,一个用一句话就能说明的观点,非要用这种长篇大论的形式展开。这样的做法,恰恰是违背了毛泽东思想的精神。在我阅读《毛泽东选集》时,是感到非常愉悦的。毛主席风趣的语言十分贴近人民的生活,农民也能读懂这些文章。但是,当我阅读大学思政教育的这四本教材的时候,我的感觉就是——毛主席的原话“有些人写文章是‘懒婆娘的裹脚布又长又臭’”。除了一本《马哲》,我可以理解,哲学嘛,形式化系统化是必须的,写的还不错。其他的几本教材,我想问问你们,你们看着觉得有意思吗?如果说你们真的认同这些理论,那么,我建议您也亲自搞一个社会调查,看看这基本教材是真正提高了大学生的政治素养,还是把它们恶心到反方向去了?一个很精彩的理论体系,却被这么一群老学究们给搞的半死不活。

​ 几句话就可以说明白的东西,教材编写者可以写一整本书。这不是自打耳光是什么?这些“系统化”过的理论不是更严谨了,是更傻缺了,字里行间往外冒酸气。群众能看懂么,群众会看么?群众路线呢?

​ 书中只会挑一些自己能解释的现实来讲,那么理论和现实脱节的地方呢?把头埋在沙子里视而不见,还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?实事求是的精神呢?

​ 失误挫折不好好总结经验教训,书里寥寥数语草草收笔?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呢?

​ 现在教毛泽东思想,好了现在党章里连毛泽东思想都删掉了,你让我们怎么想?

​ 凭着考研政治来迫使学生学习而不是凭理论自身的魅力。理论自信,制度自信呢?

​ 事实上,我也不建议做什么流于形式流于表面的社会调查了,我把可以代表大多数大学生的心声直接告诉您:

思政教育,真的该好好改改了。